恐龙吧

“恐龙猎人”:在2018年,重回白垩纪

      编辑:恐龙       来源:恐龙吧
 

围绕恐龙的研究从来没有停止过。

7月2日,在山东郯城发现一大型恐龙足迹点的消息传出半个月后,当地政府对此处恐龙遗迹着手保护,随着周边汪塘水位下降,又有大量恐龙足迹被发现。

在此前的发现成果中,“四道平行的小型恐爪龙类足迹”的出现,解答了困扰科学家们许久的问题——原来小型恐爪龙也有群居的习惯。

恐龙足迹是如何发现的,科学家们又是如何“追恐龙”的?Vista看天下为此走访了此次最早发现恐龙足迹的“恐龙猎人”、中美澳恐龙足迹考察队多位专家学者,试图从他们的讲述中还原那个一亿年前的白垩纪。

大约一亿年前,在今山东临沂市郯城县李庄的一处潮湿平原,四只体长约一米的恐爪龙,以2.4米/秒的速度,由南向北平行奔过。

它们长着锋利的牙齿,全身披满羽毛,一双双镰刀般的脚爪,留下了70多个七八厘米大小的脚印。

李庄恐龙足迹面。(陆勇摄)

站在保留着这片足迹的岩层上,仿佛置身于白垩纪时期,目睹“群龙围猎”的一幕——在此之前,人们只在《侏罗纪世界》系列电影中见过这样的场景。

6月17日,中美澳恐龙足迹考察队的专家学者宣布:山东郯城发现了一大型恐龙足迹点,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四道平行的小型恐爪龙类足迹。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确凿的证据,(证明)小型恐爪龙类也有群居的习惯。”考察队领队、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说,一直以来,关于该类恐龙究竟是单打独斗还是集体行动,困扰着几代古生物学家。

新发现解开了这道谜题。

“这不是恐龙脚印”

“十几年来,这些足迹其实一直藏在当地农民的眼皮底下,”山东小有名气的“恐龙猎人”唐永刚说道,他最早发现这片足迹时,当地人只知道“地上有坑”,但没有人关心这些“坑”究竟意味着什么。

看到唐永刚发来的照片,邢立达的第一反应是:“这不是恐龙脚印。”

2009年起,唐永刚开始与邢立达合作,在当地的马陵山上发现了很多恐龙足迹。后者忙起来顾不上过去的时候,唐永刚就替他跑一趟。

这些年下来,老唐养成了习惯,只要一有空,他就会上马陵山,看看有没有新的足迹化石。2015年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唐永刚又想去碰碰运气,他叫上另一名化石爱好者柳洋,驱车30公里来到了李庄的“金鸡岭”。

不过他们此行的目的不是寻找恐龙足迹,而是“捡钻石”。

“金鸡岭”是马陵山山脉延续而来的一处低矮的丘陵,1937年,附近村民曾在这里发现了一颗重达281.25克拉的钻石,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最大的钻石。

“附近村落老一辈的人几乎都捡到过钻石。”唐永刚也动了心。

柳洋驾车沿着乡间小路缓慢行驶,路南一片紫红色的“大坑”引起了坐在副驾驶上的唐永刚的注意。他敏感地意识到,这个与马陵山岩体一致的颜色,是典型的早期白垩纪岩层。

一个念头在唐永刚脑中闪现:“说不定有足迹化石。”

他和柳洋当即下了车跳进坑中,没走十几步,一个直径七八十厘米的近圆形浅坑进入视线。直觉告诉他,这可能是大型的蜥脚类足迹。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有规律的左右排列一直延伸到远处……有几列更清晰的,甚至可以看到趾部。在蜥脚类足迹里还穿插着三趾的兽脚类足迹,伴生着波痕。

四道平行的驰龙类足迹。(邢立达摄)

其中,有一类足迹与众不同——行迹基本成直线型,有四列向着同一方向前进并有交汇,足迹较小,能看见的只有两趾。唐永刚初步判断可能是驰龙类足迹。他和柳洋没有声张,拍了照片便打道回府。

那之后,唐永刚曾和临沂大学古生物研究所的教授们到现场反复查勘过几次,但仍未有所行动。

临沂大学古生物研究所教授王孝理告诉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足迹点就在一个村子后面,当时他们担心,如果对足迹进行清理或做一些前期工作,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怕当地老百姓以为是发现了宝贝,因为那个地方出产钻石。”

直到2016年秋天,唐永刚觉得时机成熟了,才将这次发现的恐龙足迹的照片发给邢立达。

照片上的足迹并不十分清晰,大多数只有一个趾头肉眼可见。“什么东西会有一个趾头?”邢立达觉得很奇怪,“我说这不是脚印,他说‘保存好的有两个’。”

公开资料显示,侏罗纪和白垩纪的两趾型足迹,大多数属于恐爪龙类恐龙所留。这是一种小型食肉类恐龙,因其在捕食时会跃到猎物身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破对方颈部,被科学家们称为白垩纪最危险的猎手。

恐爪龙所属的驰龙类脚部只有两个趾头接触地面。(邢立达摄)

和其他食肉恐龙留下的三根脚趾的足迹不同,为了保持脚趾的锋利程度,恐爪龙在行走时,弹簧刀般的第Ⅱ脚趾是翘起来的,并不与地面接触。

也许是在老唐的暗示下,邢立达渐渐觉得,照片中的一些足迹“确实有一些旁边有一点点短的”。他知道,“如果真是两个趾头,这项发现会很重要。”

一次新的野外考察排上日程。

恐龙足迹堪比科幻大片

2017年4月,邢立达来到了位于李庄的足迹点。

李庄是一个有着1000多年历史的商埠古镇,交通十分便利,G205国道纵穿南北。国道两侧分布着大片耕地,农田之下,就是一亿多年前恐龙在这里生活过的证据。

“下车就到了”,还不用爬山、攀岩,邢立达原本以为这将是一次“轻松的野外”。但很快,他就被现场的实际情况“恶心坏了”。

眼前是一片人工开采的大坑——30多年前,村民们赶上修路、盖房子,就来这里挖石料。陆陆续续挖了十几年,埋藏在第四纪耕土层仅几米之下的白垩纪岩层便暴露于地表。

十几年间,坑内较深的地方存了积水,形成了一个水塘,有养殖户在此养鱼;浅的地方则被用作晒坝,“有时候老百姓晒个粪啊,野草啊,上面乱七八糟的垃圾也挺多。”据唐永刚介绍,至少十年以上的时间,这片区域一直荒着。

邢立达认为,这恰恰是此次发现的“幸运”所在:“如果这地方种太多庄稼,植物根茎会透过土层,侵蚀、破坏脚印,所以露出来是好事。”

日积月累,垃圾堆得多了,实在看不下去,村民们就一把火烧掉。“(恐龙)脚印都在晒坝上。很多塑料烧掉之后留下黑色的残渣,印在脚印上面,抠都抠不掉,又脏又臭。”邢立达皱着鼻子回忆,好像仍能闻到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为了更加清楚地看到足迹状态,野外考察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扫垃圾。出门前,邢立达会准备各种工具:锤子、铲子、大棚膜、相机,甚至无人机……扫帚更是必不可少。

“每次都一样,不是垃圾就是土。”邢立达说,按照瑞士同行的要求,恐龙足迹要扫到“舌头舔不到灰”的程度才算干净。但站在李庄的足迹点前,他犹豫了:“这是垃圾场,不要舔了吧?”

邢立达在考察恐龙足迹。(王申娜摄)

研究人员最先从大型的蜥脚类足迹下手。科学研究证实,蜥脚类恐龙曾是陆地上最大的动物,体长可超过30米。

李庄的蜥脚类足迹约有六七十厘米大,邢立达等人据此测算其身长约为10米左右。初步清理掉这些足迹坑中的垃圾后,研究人员需要轻轻凿掉其上覆盖的坚硬土层,再用刷子一点点刷出恐龙脚印的轮廓,露出明显的足迹化石。

接着,两个“漂亮”的蜥脚类足迹便呈现在人们面前——边缘清晰,甚至趾垫都可以一节一节数出来。王孝理说:“李庄足迹点的恐龙脚印保存状况非常好,当地老百姓看了都很惊讶。”

李庄足迹点的驰龙类足迹特写。(邢立达摄)

六七个人连续作业一天半,垃圾清理工作终于告一段落,300余个足迹经测量、拍照后,研究人员用粉笔在化石上做了标记,再铺上大棚膜,恐龙脚印便被“描绘”了出来。

在这些方向交错、大小不一且形态各异的恐龙足迹中,邢立达惊喜地发现,晒坝上有两个仅四五厘米大的蜥脚类足迹,透过这两个小脚印,他看到了一幅十分可爱的场景:“一只幼小的蜥脚类恐龙,在一群成熟的大恐龙身边,惊慌失措地寻找出路。”

对于邢立达而言,解读恐龙足迹化石留下的信息,堪比观看一部科幻大片。例如一块小石头上留下的水波纹痕迹和古鸟类脚印,就能令他联想到“小鸟在水边吃虫子”的古地理生态。

离开足迹点之前,邢立达特意沿着水塘边走了一圈,“路边其实全是脚印,只不过很多都被水淹了或者风化了,不太清楚。所以理论上来说,如果这片田清一下,脚印可能是成千上万,甚至更多。”

只看文章不过瘾?有些槽不吐不快?不爽留言区留言却又不能直接PK?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为各位搭建好了battle场【Vista杠精联盟】~~只差会有理有据有礼有节辩(抬)论(杠)的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