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吧

恐龙何幸青龙山

      编辑:恐龙       来源:恐龙吧
 

  

  溪山秋情﹙国画﹚徐进波作
欲说恐龙事,驻足青龙山。
时在今年8月,世界恐龙蛋与幼体国际学术研讨会,将在湖北十堰郧阳召开,重点在青龙山恐龙蛋化石群国家地质公园现场观摩研讨。
我们提前来到郧阳区境内、汉江之滨的青龙山。
山不在高,有龙则名。如今,这里是我国重要的古生物化石产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地质公园、国家级A级旅游区、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全国中小学生旅行实践教育基地。
当然,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山不叫青龙山,水不叫汉江水,也没有郧阳人——亿万年前,没有人类,更何谈语言、文字?地球上混沌一片,古生物天生天成自生自灭,唯有恐龙,乃其主宰。
很久是多久?地质学上,地质年代(Geological Time)是指地壳上不同时期的岩石和地层,时间表述单位为宙、代、纪、世、期、时;地层表述单位为宇、界、系、统、阶、带。这一系列概念包含两方面含义:其一是指各地质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称为相对地质年代;其二是指各地质事件发生的距今年龄,由于主要是运用同位素技术,称为同位素地质年龄(绝对地质年代)。这两方面结合,才构成对地质事件及地球、地壳演变时代的完整认识,地质年代表正是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而青龙山恐龙时代,大约在白垩纪。这是地球中生代的第三个纪,约开始于1.35亿年前,结束于6500万年前。这个时期里,造山运动非常剧烈,我国许多山脉都在这时形成。动物中以恐龙为最盛,但在末期逐渐灭绝。鱼类和鸟类很发达,哺乳动物开始出现。被子植物出现。植物中显花植物很繁盛,也出现了热带植物和阔叶树。
宇宙茫然,岁月沧桑;乾坤浩渺,大地无语。幸而,唯石能言。世界各地众多繁杂的地质公园、遗址、博物馆、保护区及不断被发现、被发掘的生物化石,为我们镌刻着、铭记着并向我们描绘着、讲述着过往的一切……
就让我们以青龙山地质考察为证、以我们实地面临的所见所闻为凭,“脑补”一下青龙山恐龙的幸福生活吧:当山脉渐渐从海洋中隆起,像一尾金鱼般匍匐游弋的郧阳大地,先是一片沼泽,低洼河道江水悠远,渐渐,藻类、蕨类出现了,银杏树等高大植物也出现了,随之,高台形成为海拔两三百米的山梁……阳光充足,雨水充沛,湖泊众多,气候湿润,植被蓊郁茂盛遮天蔽日,水源清澈甜美汩汩潺潺,逐水逐食的恐龙嬉戏游荡着来到此地,有的从此乐不思蜀,繁衍生息,一品新的“郧阳龙”也随之诞生,成为地球上庞大众多的恐龙家族中的一员……
你能不信吗?2007年10月9日,郧县恐龙蛋化石群国家地质公园(郧阳地质博物馆)首期工程竣工。这是一座外形近似恐龙蛋的椭圆形建筑,迎面墙壁上,大型仿铜漆制浮雕塑绘着大地上有高大的树木、成群的角龙、鸭嘴龙和雄壮的霸王龙等,天空中有云朵星辰及飞翔的禽龙、风神翼龙等等。大门前,是两只巨型霸王龙雕塑。馆内资料介绍:青龙山恐龙蛋化石产于郧阳区柳陂镇青龙山、红寨子一带,面积约10平方公里,赋存在晚白垩纪地层的粉红色沙砾岩中,距今约6500—13500万年。经国家和省有关地质专家研究,该区有六个产蛋层位,除个别层位恐龙蛋化石破碎外,绝大部分恐龙蛋化石保持较原始的成窝状态。化石的主要形态有卵球形、球形、扁球形等,蛋壳颜色分为浅褐、暗褐、灰白色三种,分别属于五个恐龙蛋科:树枝蛋科、网状蛋科、蜂窝蛋科、棱齿蛋科、圆形蛋科,其中树枝蛋科分布最广,数量最多,约占70%。青龙山恐龙蛋化石群具有数量大、埋藏浅、种类多、分布集中、地层剖面完整、保存完好以及地质信息丰富等特点。发现最多的一窝恐龙蛋化石多达61枚,举世罕见(后来经新发掘、我们实地见到的,大大超出这一资料介绍的数量)。《世界时报》惊叹青龙山恐龙蛋化石群“全球最完整”。
那时的青龙山恐龙何其有幸,这是一片乐土,是它们幸福的家园。
然而,恐龙,又是不幸的。历经漫长岁月,它们在6500万年前很短的一段时间内竟突然灭绝了。青龙山恐龙,同样没能逃脱此劫。
至于恐龙灭绝的原因,地质学家、生物学家、考古学家等相关科学家至少提出了90多种比较有道理的假说。
有一种比较普遍的观点认为,恐龙的大规模死亡或灭绝跟地壳运动和地球气候变迁很有关系。中生代末期,地壳上长出很多山来,沼泽多被毁灭了。地下的气候也发生了变化,出现了冷热季节的交替。这样一来,像恐龙这样的冷血动物就变得不能适应了,气候变冷体温就跟着下降,忍受不住寒冷就会死亡。它们的呼吸器官只适于对付湿热的空气。却对付不了变得又干又热的空气。同时,由于气候的改变,原来很茂盛的蕨类等裸子植物绝迹了,代之以能开花结果的被子植物,一到冬天,万物凋零,恐龙的食物出现了全面恐慌。在新的环境面前,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身体构造已经定型的恐龙,只能走上灭绝的道路。
还有一种主张认为,恐龙是因为陨石降落而灭绝的,这种主张被称为陨石说。有的科学家推测,天外某颗小行星以每秒40公里的速度陨落到大海里,4秒钟后即出现海底深坑,海水升温的蒸气柱高达40公里,其后5公里高的海浪与陨石气化微尘袭击全球。此时,极地雪融,植物毁灭,恐龙被埋入泥沙土中。
有一些生物学家则认为,恐龙是因为食物中毒而灭绝的。恐龙吃的蕨类、苏铁、银杏、松柏等植物都是不会开花的植物,这些植物对恐龙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后来却出现了有花植物,这些有花植物中所含有的生物碱具有很大的毒性。恐龙又是“大肚汉”,吃的非常多,所以就等于恐龙集体“服毒自杀”了。
而青龙山恐龙博物馆年轻的讲解员,也有自己的说法:恐龙是缺乏感情的动物,在沙土中产蛋后,往往一走了之,凭借阳光的温度来孵化,孵化率低下;缺少照料,成活率更低。尤其是随着恐龙进化得形体越来越庞大,能量消耗巨大,于是就越来越霸道、越贪婪、越凶残,像你们眼前看到的我馆内陈列的鸭嘴龙,大口像撮瓢,所过之处寸草不存。就连本地出土的“郧阳龙”“巴克龙”幼体化石,也长达近7米,出土时其骨骼完整度达到80%以上,经修整复原,极具“说服力”,成为科普教育的“活教材”。为了争夺食物、水源,大型恐龙间的残杀往往是你死我活。这种对资源的掠夺性破坏和毁灭,就必然带来食物链断裂并导致自身的灭亡。还有遍布全球你们没看到的,更可怕。如恐龙帝国的“末代皇帝”易碎双腔龙,生活在侏罗纪末期,分布于北美洲,体长在70米,体重可达190吨,相当于40头大象的总重量。还有瑞氏普尔塔龙,它的胸腔能装下一头大象,堪称“恐龙之王”,体长50米,体重可以达到110吨。在我国宜宾市马鸣溪渡口发现的一具恐龙化石,经科学鉴定,属蜥脚类亚马目。此属动物全长约22米,体躯高将近7米……这位讲解员归纳:无情寡义,贪婪掠夺,欺凌弱小,逞强厮杀,统治地球长达一亿六千万年后,直至自取灭亡——这就是恐龙的宿命。你们说,这像不像眼下人类社会中的帝国主义?
说起恐龙生生死死,的确像寓言。但是说起青龙山恐龙发现,则另是一番笑谈——消失数千万年,沉睡数千万年,青龙山恐龙出现在人世,偶然而又必然。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郧阳区柳陂镇贺家沟村农民在青龙山一带发现了大量的“石蛋”,沉甸甸的石头疙瘩,圆溜溜长在砂岩上。司空见惯,熟视无睹。可是,河南西峡收柑橘的人来了,一看,宝贝。手扶拖拉机车斗中的柑橘不要了,腾出来收石疙瘩,价格比柑橘高。买卖惊醒梦中人。当地人不再卖了,送到外地检验。呵,经中国地质大学、中国科学院专家鉴定,确认为恐龙蛋化石。
原来,河南南阳西峡不久前刚发掘恐龙遗址,属于白垩纪断陷盆地沉积,发现了千余枚恐龙蛋化石。
青龙山“恐龙”重现天日的时机到了。
1997年1月,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建立郧阳区柳陂镇青龙山恐龙蛋化石群省级地质遗迹保护区。
2013年,保护区核心地段发现一窝恐龙蛋化石多达105枚。61枚尚为“举世罕见”,这同窝105枚那还了得!顿时,惊为“世界奇迹”。
震惊啊,骄傲啊。郧阳地质博物馆副馆长李茂军告诉我们,在全国16个“恐龙之乡”中,青龙山是最为独特的一个:地表可见的恐龙蛋化石或蛋坑达到了6000多个。同在郧阳还发现了恐龙骨骼化石227包,勘察出另外6个恐龙骨骼化石点。这里成为中国唯一同地发现“龙蛋共存”即出土蛋与骨骼两种化石的地方。
在李茂军引领下,我们前往郧县恐龙蛋化石群国家地质公园二期工程(恐龙蛋化石原地遗迹展示园)所在地。用心用情用功保护恐龙遗迹,业绩斐然。来到一座依山就势并不起眼的不规则几何体建筑面前,李茂军介绍,这一剖面遗迹长廊,在2016年全球十佳公共建筑评选中入选,成为中国唯一。再向上攀,一条银光粼粼的巨型恐龙卧亘在山间。李茂军指点:就是这座恐龙蛋博物馆建筑,获得了2017—2018年度“全国建筑设计金奖”。在表皮体系上,该馆设计师、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李保峰教授,从地形和太阳高度角为参考,结合曲线起伏强度和密度等因素,生成多种设计屋面形式,再生成根据屋面边线调整疏密及转动角度的夹角双层百叶立面体系。其金属板恐龙鳞片,材质全部采用轻钢,具有轻便、耐腐蚀、方便后期维护等优点。
我们进入“龙身”,行走在木栈道上,只觉经鳞片、百叶立面的作用,风微微,光淡淡,自然适宜,不用人工、电力通风照明,非常有利于恐龙蛋化石的保护。投射在恐龙蛋化石窝上的,是经过隔热防冻工艺设施处理后的阳光,我们顺着光线触目所及,则尽是一窝窝裸露的恐龙蛋化石!数呀,这一窝六七枚,那一摊八九个……哪里数得过来呢?再往前行,赭红色、褐色的砂岩土壤上,轻剥浅露蛋化石的工作仍在进行,平铺的沙袋鳞次栉比。李茂军说,这每一个沙袋下面都护着一枚蛋,因为担心后续施工时受到损害,所以先护卫起来。这有多少?“目前已知是五六千,似乎层出不穷哩。”李茂军回答。他说,这是迄今世界上恐龙蛋化石最集中、种类数量最多、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化石群,同时也是目前中国唯一可在原地观赏的最大的恐龙蛋化石群。
从销声匿迹,到化石成群,再到重见天日万众瞩目,青龙山恐龙,幸甚至哉还是不幸之至?
《论语》有云:凡应死而生曰幸,应生而死曰不幸。幸与不幸,福祸相生相随相隐相伏。恐龙生活于青龙山,是幸;随白垩纪大灭绝而绝,是不幸;数千万年后其化石得到郧阳人民精心保护,是不是也不失为一种幸运?
在青龙山探访恐龙,我们自然而然谈得多的,是仅靠原始自然资源的发现、发掘,是不够的;仅仅是满足于保护、科普,也是不够的。放眼当今世界,恐龙文化,热潮频起,如火如荼。从不计其数的遗址、公园、博物馆、保护区,到铺天盖地的电影、漫画、玩偶、游戏……全球的恐龙文化产业依然是方兴未艾。就在江城武汉,东湖“恐龙谷”以精心策划精心制作,根据目前人类所探知的恐龙习性、生态特点和生长环境等,运用现代声控技术、红外线热能扫描、传感自动化装置等高科技手段进行的恐龙实景生态模拟,将恐龙时代的气势磅礴进行“再现”,带给人们有趣的体验感受。参观者还可以摸摸憨态可掬的剑龙,也可以亲亲温顺可爱的长脖子雷龙,还可以与凶猛异常的霸王龙来张近距离合影……身临其境于神奇的恐龙世界,情趣盎然于与恐龙游乐之间。如何从法治机制、规划机制、监测机制、市场机制、问责机制等多方面构建恐龙化石生态保护保障机制?如何让亿万年前的地球霸主恐龙“活起来”“动起来”“新起来”“强起来”“美起来”?……这些,可能都将是郧阳“恐龙蛋与幼体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议题。
青龙山有幸迎盛会,青龙山恐龙有幸迎四海宾朋。青龙山、恐龙化石、恐龙文化更美好的明天就要到来——让我们期之以愿,拭目以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