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吧

“像霸王龙一样,能够一直在拼命”他是一名东大人,是一名实实在在专画恐龙的匠人

      编辑:恐龙       来源:恐龙吧
 

人们说他是“龙痴”

21岁时他的作品

登上英国《自然》杂志封面

他是世界公认的最优秀的

恐龙画家之一

他就是

东北大学艺术学院毕业生

赵闯

〖21岁时作品登上

英国《自然》杂志封面〗

2006年,远古翔兽化石在内蒙古宁城被发现,将哺乳动物滑翔的记录提前了7900万年,是当年古生物界的一项重大发现。不久后,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学者们向英国《自然》杂志投稿,介绍了这种动物。

就在文章即将发表之际,作者之一的中科院研究员通过古动物网论坛找到了躲在用户名“draw”背后的他,那时他将自己画的一幅幅恐龙彩色素描上传到论坛,与同好们分享。中科院研究员正想为新发现的远古翔兽画一幅形象复原图作为文章配图。

他记得中科院研究员当时对他说,图片好的话,或许可以冲击《自然》杂志的封面。

(赵闯作品 《自然》杂志封面及作品素描稿 )

就这样

英国《自然》杂志第一次使用

中国人绘制的古生物复原图作为封面

2006年的他正是

东北大学艺术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

在东北大学学习期间,赵闯是“蹭课一族”。

逸夫教学楼的一间教室里,课程《生物演化》的老师正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前来蹭课的赵闯聚精会神地聆听着。

“我打小就喜欢恐龙,但都是自己瞎琢磨的,就想看看正统课程里是怎么讲的。” 对诸多事物都保持着好奇心和求知欲,让赵闯挣脱专业束缚,学到了更多知识。视野的广阔与学识的丰富培育了赵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也为日后他将科学与艺术结合的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艺术学院的雕塑课,东大其他学院的各类基础课,教室里经常出现赵闯的身影,他热爱蹭本专业之外的各类课程,而这也是当初他选择东北大学的原因。毕业多年以后,赵闯最大的遗憾竟是未能寻到物理课的教室,希望有机会再回学校蹭课,了却心愿。

〖重拾儿时梦想〗

五六岁的时候,赵闯并不喜欢恐龙,觉得那是瞎编的玩意儿。他宁愿喜欢火车,或者鲸鱼、大象、犀牛等大型哺乳动物,直到读了《十万个为什么》,发现恐龙原来是真的,才开始着迷。

小时候画恐龙,主要靠想象力,怎么好看怎么来。晚上写完作业,把门一关,熬夜,画几个小孩回到侏罗纪时代。

(赵闯儿时作品)

那时书里把恐龙分成八大类,也有的分成36种——这些都不科学。他和伙伴们一起办来图书馆的儿童卡,翻遍所有和恐龙相关的书,硬画出了36个样貌,心里还想着要当科学家。

现在他做的工作,就是为那些和他当年一样爱好恐龙的小孩开路。

他说

只要是现今不存在的动物,

我都想尝试着去画。

他还说

如果能长生不老,

要把现今所有动物都画一遍。

〖儿时兴趣发展成

事业的科学艺术家〗

最初创业时,他就是想出版自己绘制的科普读物,“国内之前跟恐龙相关的出版物,要么是引进的,要么特别残次。我们的初衷就是想改变这种现状。”

2009年,赵闯遇到了自己的合作伙伴杨杨。赵闯负责画图,她负责写文章。那一年,赵闯刚刚从东北大学毕业来到北京,找了一份不靠谱的工作,生活要靠接私活来维持。他说,“如果花一个礼拜画完了恐龙,可能赚200块钱,但是如果画一个网游,两万块钱就到手了。”

在国外,绘制恐龙复原图的人多是在电影业、博物馆、科研机构兼职,或者是自由画家。“因为这不是养人的行,正常来说,很难靠这个谋生。”他现在给国内科研机构画图,一般是免费,版权共享,除非对方硬要给钱。“我们跟他们(外国同行)最大的区别是,我们是做一个工程,这个没办法,必须得快。”赵闯说。

“最开始,画恐龙满地草,后来才知道恐龙时代不长草。”赵闯说。恐龙生活在几亿年前,一草一木都和今天不同。要画一片中生代的银杏叶,不能画成两瓣,而是四瓣,这是从针叶到阔叶的过渡形态;那时的哺乳动物一般夜行,但恐龙在白天活动,要画恐龙捕食,只能选在黄昏。

细节可以注意,复原仍难完美。最确凿的证据是骨骼化石,但骨骼提供的信息只能还原出正常、标准的状态,没有肌肉、颜色等体貌特征。赵闯举例,如果我们找到了董卓的头骨,按照正常复原,可能是挺瘦的脸,但是《三国演义》里写的董卓是胖的——骨骼无法体现出胖瘦。

(赵闯作品 阿凡达翼龙场景复原)

只有极少数恐龙属种可以从化石里提取色素体,比如小盗龙是金属黑色,似金翅鸟龙的后肢是黑色,身体是灰色,中华龙鸟通身枣红色,尾巴上有9条白纹。其余都要按照可能的演化路径和现有生物的特征来推测——体形较大的动物身体颜色偏灰,体形小的动物颜色比较鲜艳;深海动物颜色偏深,淡水或近水动物则有花纹;肉食动物偏红,素食动物偏绿;森林里的动物一般长点状斑纹……“其他部分都是已有的科学资料,自然的事实,唯有颜色和花纹,在没有证据的时候,这就是我个人的版本。”赵闯说,这是恐龙复原中人为想象成分最大的部分,“有点创造生物的意思。”

科学界观点不统一时,他要自己拿主意。比如《侏罗纪公园》里的三角龙,有人认为它们脸上全是鳞片,也有人认为它们脸上会有凹槽,类似龟壳。赵闯的版本是,三角龙拥有一张乌龟般平滑的脸,上边布满了壳,因为它的头具有攻击和防御能力。

“进化是无序的,也是有序的。这是一件特别富有哲学含义的事儿。”复原图画多了,赵闯也在建立自己的进化树。他曾花一天多的时间,画了属于同一进化链条的40只翼龙和鱼龙。这个速度是他的个人极限,应该也是行业的极限。他说,难的是写剧本,不是拍戏,理顺了进化逻辑,画起来并不难。“那边放着电影,这边就开始画”,他的工作室里四处都是恐龙的画像和模型,书桌前两张硕大的电脑屏幕,照着唯一的一张人脸。

(赵闯复原作品)

谈到自己最喜欢的恐龙时,赵闯说:“世界上大多数,只要不是太冷门或者太新没来得及去画的那些恐龙,基本都做过。最喜欢的还是霸王龙,像霸王龙一样,能够一直在拼命,一直为了理想去不停地奋斗。任何困难,在它面前都不是事,至少理想上是这样。”

他是一名实实在在专画恐龙的匠人,他笔下的恐龙彰显着他的特征。

人这一辈子要多干点事儿才有乐趣

赵闯从龙痴到科学艺术家的道路

既艰难又璀璨,既辛苦又辉煌

人生总要经历波折与苦难

才能成就更好的自己

文字来源|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科学新闻 东大校友总会

编 辑 | 张歌

责编 | 段亚巍 王延邦 周洛琦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点赞并分享到朋友圈✬

投稿&加入我们neuxcbtg@163.com

推荐阅读

▶支持118种语言互译,服务“一带一路”倡议,东大“小牛”开辟产学研用新天地!

▶与总理面对面、启建2个研究中心、获2项全国竞赛一等奖、与华为合作……这段时间,东大人真赞!

▶毕业第一天 | 最舍不得你的人呐,还是ta……含泪写下这些话

↓↓↓觉得不错,请点好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