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吧

“侏罗纪公园”能否在未来建成?恐龙DNA是一大难关

      编辑:恐龙       来源:恐龙吧
 

1993年,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科幻片《侏罗纪公园》(改编于迈克尔.克莱顿撰写和发表的同名小说)引发了全球性的轰动,它采用划时代的特效技术,让博物馆中骸骨嶙峋的恐龙,以栩栩如生的形象呈现于观众们的眼前,真让人叹为观止。同名小说和电影中,对于恐龙“复活”的方式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解释,即琥珀中的蚊子化石含有恐龙的血液,科学家们从恐龙的血红细胞中提取DNA残片,再把爪蟾的DNA序列拼接到恐龙的DNA残片上,以达到整理和修复的效果,然后他们把恐龙的完整DNA序列注入鳄鱼的受精卵中,这些受精卵就发育成了恐龙个体。

同名小说的作者迈克尔.克莱顿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学霸,他先后就读于哈佛大学的文学系、人类学系和医学系,积累了极为渊博的知识,所以他的创意又新奇又缜密。依据“分子钟”的推测,蚊子的祖先起源于1.5亿年前的侏罗纪晚期,与大部分的恐龙共处于一个时代,因此,琥珀中的蚊子化石可能会含有恐龙的血液。与哺乳类动物的血液不同,恐龙的血红细胞中有细胞核,这让科学家们从恐龙血液中获取DNA的可能性高了不少,不过,百密总有一疏,尽管DNA分子非常稳定,可它也有寿命的极限,迈克尔.克莱顿错估了恐龙DNA的储存时限。

据微生物学家凯.比德莱(Kay Bidle)的估算,一般情况下,每过110万年左右,DNA分子就会损失一半,依照这一损失的速率来推算,即便是距今6500万年前的恐龙,其DNA分子也所剩无几了。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一些科学家宣称他们提取了极为古老的DNA分子,可接下来的重复实验中,又证明他们的实验样品受到现代DNA的污染,所谓“极为古老的DNA分子”是一场误会而已。如果古生物学家撞了大运,获得一些尚未损失的恐龙DNA残片,要把这些恐龙DNA残片拼凑成一个恐龙的完整基因组,这一修复工作也是“难于上青天”——这如同一百盒拼图的碎片混在一起,一个人随便捞了一把、再辨识手掌里的碎片属于哪一盒拼图。

《侏罗纪公园》的电影中,科学家们使用鸟类、两栖类和爬行类动物的DNA来修补恐龙的DNA残片,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案,但不是短期之内可以实现的,毕竟科学家们对人类基因组的了解尚不透彻,要弄清楚恐龙的基因组各个部分有什么功能、什么物种的哪个DNA片段可以替代等等,这一工作量就可想而知了。即便科学家们克服了重重难关、获得了一种恐龙的完整DNA,也不意味着这一恐龙可以“重见天日”。

电影中,科学家们将恐龙的DNA注入鳄鱼卵中,可恐龙DNA在鳄鱼卵里无法存留下去,要么碎裂和降解、要么在细胞分裂的过程中丢失,因此,科学家们必须对恐龙DNA进行人工修饰,添加上各种核蛋白、制成人工染色体,这样的话,恐龙DNA才能在鳄鱼卵中一直存留、且进行表达,可惜的是,科学家们尚未掌握相关的技术。

脑洞大开的设想一下,若科学家们真让恐龙们“死而复生”、建造一座“侏罗纪公园”,那么这些恐龙在现今的生态系统中,占有怎样的一席之地呢?若恐龙的种群发展壮大、“侏罗纪公园”已经无法满足它们的生存需求,人类又该如何对待它们呢?也许“侏罗纪公园”的创意让人赞叹不已,可实际的问题更让人不堪设想。

小考题:如果人类掌握了相关的科技,你认为人类该不该“复活”恐龙?欢迎你留言讨论。

(本号专注于科技前沿、历史拾遗、奇闻异事和人物品鉴,还望你的关注和订阅,万分感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